英国首相致民众公开信:疫情好转之前先会变得更糟


一、学生随家长返京,要严格按照北京市疫情防控工作要求,通过“京心相助”小程序进行健康打卡,社区报到签到,居家或集中隔离14天。学生家长要及时向学校上报行程和孩子健康状况。新京报讯 27日,新京报记者从贵州锦屏中学教务处工作人员处获悉,对于209名学生出现发热、腹痛等症状的情况,省、州、县各级专家组正在调查病源,校方还在等待相关结果。

新京报此前报道,自3月24日起,锦屏中学高三部分学生先后出现不同程度的发热、腹痛腹泻症状。截至3月26日22时,出现发热、腹痛腹泻等症状学生共209人,累计住院199人。经专家会诊,出现症状学生疑似急性食物中毒性肠炎、急性胃肠炎(大肠埃希菌),经对出现发热症状学生进行核酸检测,无新冠病毒肺炎征象。导致学生发热、腹痛腹泻的具体原因正在调查检验中。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27日上午,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多名涉事学校学生,学生称学校原本只有一处食堂,今年又新增了一处食堂,高三年级于3月16日开学,因疫情原因要求统一在学校就餐。3月24日开始有部分学生出现腹痛腹泻症状,随后又有更多学生身体不适。

如今,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、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,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,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,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锦屏中学教务处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学校是按照疫情的标准处理事件,目前住院学生症状已消失,学生回校之后学校还要隔离观察,上课时间会延后。省、州、县各级专家组正在调查病源,校方还在等待,“我们作为一所乡村中学,硬件条件没有跟上,加上季节性的细菌滋生,所以具体的源头还在等待省、州、县给出”。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